北京农民工专车侧翻造成3人死亡10人受伤

  据新京报讯(张太凌林文龙)昨天凌晨4时许,一辆载有由内蒙古赤峰前往河北高阳县务工人员的大客车,途经101国道密云县古北口镇北甸子村路段时侧翻。事故造成3人死亡、2人重伤、8人轻伤,伤亡者均为务工人员。据车上乘客介绍,路滑及方向盘失灵可能是导致事故的原因。
 
  现场碗口粗的4棵树被撞断
 
  事故发生在101国道出京方向118.1公里处,这是一段长约两公里的急弯下坡路,一边是陡峭的山壁,另一边是约5米高的山谷。昨日下午1时左右,记者在现场看见,路边有4棵碗口粗的树木被齐齐撞断,山壁上也有明显的撞击痕迹,旁边散落着破碎的玻璃、粘满血的座椅套及方便面等物。
 
  据密云县北甸子村村民胡桂芬回忆,凌晨4时10分左右,她听见了车子撞击树木与山壁的声响,也听见了嘈杂的人声。早上7时左右,她出门后看见,马路上积着约2厘米厚的雪,山壁下侧躺着一辆大客车,现场除了几名警察外,没有其他人。
 
  “这段路弯多又是下坡,总出交通事故。”胡桂芬说,夏天因树阴浓密遮挡司机视线,冬天则是下雪路滑,这两个季节都特别容易出事故。
 
  事故司机高喊方向盘失灵
 
  昨日下午1时50分,密云县古北口镇卫生院二楼,此次事故中的6名伤者,连同9名家属,挤在一间病房内的三张病床上,另有一名肋骨骨折的伤者则在一楼等候医生治疗。
 
  49岁的务工人员姜福,坐在病房内惟一的一张椅子上,双眼红肿。说起在车祸中遇难的大儿子姜艳国,姜福和他的大儿媳失声痛哭。
 
  姜福说,前天下午4时,他与儿子、儿媳等7名亲属,在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右旗大板镇,搭上前往河北省高阳县李果庄村一瓦厂的农民工专车。当时发往河北一瓦厂的专车有三辆,都是老板包好的,他与大儿子姜艳国同乘一辆大客车,这辆车载有28名务工人员,正副两名司机和一名乘车员。姜福坐在司机身后第二排,姜艳国则坐在最后一排。该车预计昨日上午8时到达高阳县。
 
  姜福回忆,他们乘坐的大客在一处加油站加完油后,只行驶了几分钟的路程,他就看到前面驾驶座的司机,身体随着方向盘大幅度扭动着,紧接着又传来了副驾驶的声音:“方向盘失灵了”,司机话音未落,姜福就看到车尾撞向树后又撞向山壁,随后客车翻倒在路边。
 
  姜福说,他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寻找坐在后面的儿子,他在客车尾部拉出了两名伤者后,才找到了姜艳国,姜福随后把80余公斤重的儿子从车底下抬了出来。
 
  “当时往救护车上抬的时候,他还能说话,嘴里喊着我和一些亲戚的名字。”姜福痛哭。古北口镇卫生院张洪秋院长介绍,姜艳国因伤势过重,抢救无效死亡。
 
  伤者男童被母压在身下无恙
 
  病房内还有伤者李波和他的女朋友魏海波,他们均面部受伤,脸上缠着厚厚的纱布。魏海波说,当时她晕过去了,醒来后看到李波双腿在车内,身体却被甩出车外夹在树枝中。“喊了半天他才有反应,我把他一点一点地从车里往外拖。”魏海波声音颤抖着描述当时的场景。
 
  此次事故的两名重伤者王东国和李振杰,被转往密云县医院治疗。同时送走的还有王东国受轻伤的妻子王志华,与夫妻同车的6个月大的儿子,因为被母亲压在身下而安然无恙。
 
  “一天没吃东西,奶水怎么够哦。”下午3时,在密云县骨科病房内,王志华一边给自己的儿子喂奶,一边叹着气。虽然自己左锁骨骨折,但王志华还是让儿子靠着自己,孩子只顾掰着指头玩耍,并不明白眼前发生的事情。
 
  在楼下的外科病房,孩子的父亲王东国肋骨骨折,只能平躺在床上,另一重伤者李振杰,医生称其“情况很严重”。李振杰的亲属说,包工头刚才已联系了他们。
 
  昨晚8时,记者电话联系到了河北高阳县组织此次招工的韩老板,他称自己正在赶往密云事故现场,处理善后事宜。
 
  抢救卫生院锅炉工参与营救
 
  古北口卫生院院长张洪秋说,他们于凌晨4时30分接到报警电话,共接回十余名伤者。
 
  “不仅是卫生所的医生、护士、司机,就连卫生院的锅炉工都闻讯赶来帮忙。”张洪秋介绍,平时在卫生院的工作人员加起来也只有10来人,由于来的伤者太多,卫生院一层的抢救室、医护室和换药室都安排了伤者。最后,3人经卫生院抢救无效死亡,2名重伤者被转往密云县医院治疗,其余轻伤者在卫生院等待招工方的消息。
上一篇:石太高速上千辆车被堵 2小时路程行了10小时
下一篇:“车祸猛于虎”全救每年120万人死于车祸
返回顶部